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月神少女
月神少女

月神少女

「糟糕了······居然摆脱不了吗······」玉足被精液浸泡着,单薄的白丝根本抵挡不住,水晶鞋中的阳精染黄了丝袜,随即一点点的侵蚀着足部的肌肤。

  精液稀薄的覆盖在少女的冰肌玉肤之上,脚趾缝中满是黏糊糊的白浊,少女大感恶心,人家的脚,才不要被这种恶心的东西给玷污呢!

  只不过,无论如何挣扎,士兵的双手生根,牢牢将月神少女的脚踝抱在大腿的股间中。月神少女左扭右扭,扭动脚踝,甚至逼不得已要从水晶鞋中抽出玉足,将鞋子留给这个恶心的士兵好了。

  「不许动!」只可惜月神少女已经错失了最后的时机,一大队人马已经将她团团围住,精钢制成的枪管闪烁着凛冽黑光,杀机重重。只要月神少女敢轻举妄动,那就马上将她置于死地。

  「人家······居然被抓住了吗······」,少女心想,既然被包围了,仅凭自己一个人是逃不掉的吧,那还不如先投降保住性命要紧呢,以后还有的是机会逃跑。

  「人家知道了,人家不会反抗的。」原本紧握的双手此时无奈的松开了,高举起来,柔荑无力的垂落着,月神少女此时显露出一副软弱无力的姿态——摆出这种投降姿势的话,他们应该就不会对人家动手动脚了吧。

  「不错嘛,这位就是月神少女啊,真是漂亮呢。」从两侧的士兵中,缓缓走出一位黑色军装的少女。虽说她年龄尚轻,身材娇小,面容稚嫩,然而军装肃杀,气质凛然,气势上已然压倒沦为俘虏的月神少女一筹。这位少女对眼前的月神颇感兴趣,黑色手套裹着的小手抬起了月神的小脑袋,无礼的端详着,观赏着艺术品一般,甚至用手指抚摸着那精致的面容和玲珑的五官,仿佛她已经是自己的笼中鸟一般。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谭雅,也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以后,你就是我的俘虏了呢,月神小姐,可要乖乖听话,不要被我惩罚呢。」「抱歉,人家只不过是投降而已,并不会当任何人的俘虏。请你将手放开。」不过是区区一个小女孩而已——就算投降,月神少女的自尊,也绝不允许自己被区区一个小女孩戏弄。脑袋扭开,白丝长手套裹着的藕臂一扫,将谭雅的小手打落一旁。

  「被抓住了还这么装么·,不愧是月神小姐呢。」区区一个女奴俘虏,居然敢对我这么嚣张!谭雅咧起嘴角冷笑,手中掏出一把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月神的脑袋,「你个奴隶,给我跪下!」枪口闪烁着黑光,下一刻就会射出子弹。

  威胁么——身为月神的自尊与傲娇,少女不愿就此在谭雅面前认输,只不过,眼前这位军官少女的双眸中,流动着凛冽杀气。月神少女与她四目相对,一双明眸被窒息得喘不过气来,不由得胆怯的撇开了双眼——这个人,似乎真的会开枪把我给杀了呢······

  「快点!」害怕了么,什么月神,不过是个长得风骚的小女孩而已——谭雅冷笑着,枪口从月神少女的额头上慢慢一路划过,枪管落在少女的一对雪白巨乳。

  明明月神少女已经用纯白礼服和胸罩将自己的一对美乳好好的裹挟保护起来,可谭雅却不管这些,枪管熟练的伸进月神少女的礼服裹胸,毒蛇般探入进去,潜伏在那雪白乳肉上,「看来月神小姐不怕死呢,不知道,怕不怕这对奶子被我打穿一个烂洞呢。这样,你可就没机会穿这种风骚的衣服了。」说着,这枪管放肆的在乳肉上滑动摆弄,娇嫩的美乳被摆弄得花枝乱颤,可怜的粉嫩蓓蕾更是被枪管吞入口中,那冰冷的钢铁,直弄得这小樱桃瑟瑟发抖。

  这个人,怎么这样,人家好丢脸——少女只不过看了一眼自己的巨乳是如何被戏耍玩弄,就不忍再看,扭开脑袋,自己的私密之处被如此调戏,以月神之名自称的少女如何能忍受这种屈辱。

  但这对巨乳上的触感,却是流动在月神少女的娇躯中,敏感的反馈给她的小脑袋,尤其是那粉嫩的小可爱,被枪管咬住了,里面那滑腻的枪油毫不客气,纷纷流落,将它玷污的油腻污黑。这种屈辱和羞耻,月神少女再也无法忍耐——只要人家下跪就可以了吧,只要我这位月神少女给你下跪,你就会饶了人家的吧。

  周围士兵看到他们的长官居然如此戏弄那位高贵圣洁的月神少女,用手中的枪械将月神少女引以为傲的丰满巨乳好好凌辱了一番,眼睛瞪大,嘴巴干涸—— 什么鸡巴月神少女,在谭雅长官的手下还不是得乖乖听话,给她舔鞋叩头,沦为奴隶么?

  「知道了······人家现在就跪下,请你不要开枪······」最后,少女那紧闭的银齿终究还是松动了,轻轻翕动的红唇中略微犹豫,话语中虽说澹雅没有堕了月神少女的气质,然而终究还是迫于无奈,字里行间中一片吞吞吐吐。

  明眸中闪露着一丝难堪,俏脸羞的一片酡红,但身体早已承受不住这股羞耻与压力,双膝一软,白丝美腿慢慢倾倒,最后,在谭雅和士兵们的注目下,这位月神少女终于是双腿坐地,玉足侧落,身子坐在足跟上,一双藕臂恭恭敬敬的放在膝盖上,明眸暗淡,红唇终是无可奈何的慢慢吐露话语,「这样,满足了你的心愿,月神已经跪在你的面前了呢。」

  谭雅还没凌辱这位跪着的月神,一旁的士兵早就狗仗人势般冲了上来,一脸淫笑,正思忖着怎么好好戏弄一番这落架的凤凰。

  「你们这些人,打算对人家干什么。」月神冷眸睥睨着四下涌来的男人们,倘若向谭雅认输是对她那凶狠的手段心悦诚服,那这群只会用下体思考的淫虫们,根本没有资格玷污自己的身子,一股星光闪烁的月神之力已经在少女的身边汇聚起来,群星璀璨,众星拱月一般,「你们这些男人,给人家退下!」「怎么,还敢反抗么!曲曲月神,还真敢违抗我的命令!」谭雅冷笑着吐出一字一词,字里行间中满是不屑与讥讽——看我不给你一点教训看看!说完,长靴狠狠踏地而起,小腿猛的抽动着,带起大腿上绷紧的肌肉群,狠狠对着月神少女的俏脸便是一脚踢去。

  「好疼!」月神少女原本那挺立的身姿此时一下子被踢翻在地,原本整齐的跪姿一下子瘫软在地。而谭雅更是得寸进尺,直接踏着长靴狠狠压在少女的银发小脑袋之上,「你不是要用你的月神之力么,试一下啊!」此时的少女被强行压趴了身子,配合着原先的跪姿,变成了一个上身伏地,屁股撅起的姿势,仿佛特意用这后入位的姿态,迎合着男人们的淫欲。

  再加上被如此对待,心高气傲的月神少女如何忍受,「请放开人家,不要踩着我的脑袋!」如此软弱无力的语言,自然是让强硬闻名的谭雅一阵讥笑,「怎么,不用你这月神之力反抗我么,还是说,月神少女只有上下两张嘴能用呢。」如此粗俗的笑话,自然是得来一群士兵的鼓噪,他们就想看高贵的月神少女饱受凌辱。

  只是少女的月神之力岂非随意聚集,此时的少女沦为如此惨状,哪里还有月神之力跟随,早就纷纷作鸟兽散了。让堂堂月神只能像个小女孩一般撒泼滚打着,穿着华美的纯白衣裙,无力的挥舞着一双藕臂,姿势之别扭,仿佛情人间的相互嬉戏一般。

  更要命的是,这位月神少女挣扎时用力的扭动着自己丰满姣好的身姿,摇曳的裙摆早就卷上腰间,难以阻挡少女拼命泄露而出的裙底春光,一对丰腴的白丝翘臀不住的摇晃着,荡起诱惑的臀浪。

  一双白丝美腿蹬着水晶高跟鞋在地上不住磨蹭着,原本浸满精液的高跟鞋怎能经受如此巨力,早就不知不觉从少女的玉足中脱逃而出,掉落在地上,剩下一只赤裸的白丝恋足苦兮兮的用那宝贝的五只玉趾挺立在粗糙的沙泥地上,可怜的指头在白丝袜中都受伤累累,简直暴殄天物。

  而这幅月神扭臀的姿态,让这群旁观的士兵看的目不转睛,不知道这是月神少女在靴底挣扎,还是月神母狗在诱惑男人。

  可怜月神如此拼命,俏脸上都流露出屈辱的泣颜,马上要哭出来了一般,「快放开人家啊······你怎么敢这么对我。」「哼,你们几个,去好好管住这月神的屁股,让她别再这里发骚了,真是丢人显眼。」看着显露出这幅丑态,却仍不自知的月神少女,谭雅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自认高贵的「神」。不知,将月神少女的自尊与高贵彻底折辱,让她认识到自身的卑微之后,她又会沦为怎么一副羞耻的姿态呢。如此想着,一个精巧而淫堕的计划,已经在谭雅的脑中慢慢构筑。

  ===更新===

  「既然已经将这个月神捕获,那么,接下来就要用绳子,将她好好绑起来了。」如此说着,谭雅露出贪婪的目光,掏出绳子,炽热的视线不住在少女身上那些丰满的部位打量着,思考着采用怎样的捆绑,彻彻底底将这个丰乳肥臀的月神暴露出那些羞耻的部位,好让她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让世人知道,他们所崇拜的月神少女,不过是个身材丰满的风骚少女而已。

  在当月神少女被踩在脚下,苦闷的挣扎的扭动身子,拼命的甩动着自己一对肥美的臀浪时,却不知道谭雅已经盯上了自己的巨乳——这双诱人的尤物,是得好好的绑起来呢。

  「不要,别拽人家的手啊!你们这群恶魔,要对人家干什么!」感觉到自己正在挣扎的双手不知为何,突然被士兵们用力的握住手腕。如此一来,月神少女的一双藕臂便是落在士兵的手中,任由他们肆意摆动。

  这些士兵们露出淫笑,右手握住手腕,左手搂住前臂——眼前的月神少女就算身陷险境,就连贞洁也落于敌手时,还保持着一丝清幽高冷的气质,就算是挣扎,也是颇为风骚的搔首弄姿,而非可怜兮兮的求饶着。

  不知,待到她被绳子重重拘束,身上那些羞耻的部位彻底的暴露出来,任由自己亵玩抚摸。看着身子落入自己手中,沦为屈辱的美肉玩物,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这月神少女又会堕落成何等惨状呢。

  如此想着,士兵们手上用力,发狠的便是将少女的一双屈膝跪地的双手,轻松的连着月神少女的娇躯,从谭雅的鞋底,都一起抬到了空中,接着,便是双手同时发力,强行将少女的手臂一起拉直!然后强行将一对藕臂扳到少女的背后,那纤细的纤纤小手甚至是跨过了少女的屁股。

  如此强硬的随意摆弄少女的身子,甚至让她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就算月神少女的娇躯极为柔韧,几乎每天都为了锻炼形体,都穿着连体白丝的体操服去锻炼芭蕾吧。此时,突然遭受到这种程度的强烈拉伸,俏脸之上,也忍不住充斥着苦闷之色,秀美紧蹙,美眸暗淡,红唇失色,小脑袋无力的靠在一边,「你们·······这是在对人家·······干什么?」「怎么,还不明白么,」这些士兵可不会好声好气的给月神少女解说的明明白白,反倒是用手将少女的裙摆翻开,对着彻底暴露而出的一对白丝翘臀用力的拍了一掌,「想想看,等等我们就要带着你去游街示众了。让那些一辈子都玩不上女人的贫民,好好看看你这个月神的淫荡身子。这样,你月神少女的名声,那些人岂不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无耻!月神少女知道,自己一旦被用这番被拘束后展露风骚的姿态游街示众,那么,恐怕那些贫民一看到自己,便是会双眼发光的紧盯着自己的巨乳和大腿乃至屁股吧。这样一来,月神少女冒着失身的危险,从士兵中解脱贫民的功劳,恐怕再也无人记住。那些人只会看的入神,甚至对着月神少女的丰满身材自慰,意淫着自己正在与她交欢罢了。到了那个时候,月神少女就会从「拯救贫民的圣女」,沦为「无能的巨乳奶牛」吧。

  「你们这群恶魔!快放开人家!」双手被如此紧紧握住,月神少女那柔弱的身子早就没了抵抗的力量,只能象征性般扭动着自己的纤纤柳腰,甩动着自己的肥臀和巨乳。如此淫靡的姿态,看的士兵们口干舌燥,心想着,待会你的身子就被谭雅用龟甲缚绑起来了,到时候游街示众,看我们怎么好好调教你!

  如此想着,士兵们用绳子将少女的手腕捆起来,然后一路向上,粗糙的牛皮绳螺旋而上,将少女一双穿着纯白蕾丝的婚纱长袖的手臂,以及穿着蕾丝手套的小手,一圈圈捆得严严实实,原本圣洁的衣物此时被绳子捆的满是褶皱,看起去憔悴无比,完全不像是神圣的少女婚纱,倒像是廉价的情趣拘束衣。

  「给我站起来!」士兵们狠狠用长靴踢了少女一脚,命令道,将少女的身子整个提起来,随即便是一条绳子绕过少女的脖子,接着便是狠狠用力,将少女的小脑袋整个拉的仰起来,让高贵的月神少女,连呼吸都颇为困难。

  感受着自己的喉咙被牢牢锁住,气息岔乱,月神少女的俏脸之上忍不住涌出一丝苦闷之色,红唇好不容易轻轻翕动着,无力的低声道,「你们这群恶魔·······难道是想将人家勒死么······」这个状态下,月神少女只能拼命的扭动脑袋,拼命的挣扎着获得一丝清气,原本白皙的俏脸此时竟是憋的通红。那位高贵的月神少女,此时为了呼吸而做出如此丢脸失态的举动,让这几个负责捆绑的士兵大笑出声。

  捆绑脖子的绳索从少女的背后拉下去,在捆绑手臂的绳子上绕了几圈,然后再穿过少女的胯下私处。士兵们对此处更是照顾,淫笑着便是狠狠一拽,让粗糙的牛皮绳一路磨擦着少女的敏感蜜地。

  「啊~啊~不要~」感受着自己的两片粉嫩的樱瓣和那娇小的阴蒂感受着一股猛烈的巨力拉拽,一股剧烈的疼痛感深入骨髓一般!随之而来的便是堪称灼热的温度,灼烧着自己的敏感私处。原本本该是处女地的少女私处,不知为何,似乎在这热量之下开始绽放——怎么会这样,人家的下面······下面好痒啊······还流出了水······人家这是要尿尿了么······不知为什么,少女感觉到自己的私处似乎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开始自顾自的在这温度的灼烧与开发之下,敏感得甚至泄露出一丝春水。倘若是双手还能使用,少女必然会用那双白丝小手狼狈的拉下自己的裙摆,遮住自己那近乎失禁的私处吧。

  只是此时的少女深陷龟甲缚之中,只能颇为憋屈的夹紧双腿,想用自己丰满的股间美肉遮住自己湿润的纯白蕾丝内裤,只是,这可疑的动作反倒使得士兵们大起疑心,他们纷纷低下身子来,炽热而贪婪的目光注视着少女的私处,接着,便是堪称狂热肉欲的性喜若狂。

  「哦,让我看看,」士兵那粗糙的手指对着少女的私处便是狠狠一戳,又用指腹在湿润的地方狠狠搓弄着,似乎眼前少女这幅近乎漏尿失禁的狼狈模样,让士兵大为惊讶,随之而来的便是性奋,「原来月神少女也会发情啊,我还真以为你是天上的女神,空有丰满的身子,却是个不懂人事的处女。没想到,你的身子也这么敏感淫荡啊,哈哈!怎么样,我这么玩你,看玩的爽不爽啊。」士兵早就仗着自己的威势在这贫民窟中作威作福,不知糟践了多少绽放于此地的花季少女。此时的士兵不过是用手指在少女那纯白单薄的蕾丝内裤上抚摸过去,便是摸清了少女的阴蒂与樱唇的所在,随即便是熟练的用食指挑逗着少女那稍为勃起的阴蒂,大拇指和中指一边搓捏,一边插入着少女的阴唇。

  士兵淫笑看着少女那纠结而淫靡的俏脸,说道,「怎么样啊,月神少女,舒服么,舒服的话就浪叫起来给叔叔们听啊,哈哈。」看我今天怎么让你这个小骚货,当场爽的尿尿!

  「不要·······不要再摸了·······月神的身子,可不是你们这些人的玩物!」,看着自己那本该是孕育生命的圣洁春径,此时却是沦为士兵们的玩物,随意用手指戳弄冒犯,利用自己纯洁而敏感的身子,来玷污自己的小脑袋——此时早被羞耻与快感所搅乱,如同浆糊一般,月神少女几乎难以思考,只能依靠本能来紧闭着自己的双眸和红唇,以免泄露出失态而淫荡的丝丝媚眼或是浪叫呻吟。

  但这幅模样早就被士兵们看在眼里,御女无数的他,眼前这位还是处女的月神少女,自然是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球——那好,既然你不肯乖乖屈服,那么,就得吃更多的苦头!

  士兵丧心病狂,丝毫不顾及月神少女那珍贵的处女可能会被自己的折磨所破坏。他用手指顶着粗糙的牛皮绳,一点点的顶进少女的春径之中。而月神少女那纤薄的连裤丝袜和蕾丝内裤根本无法抵挡牛皮绳,反倒是被那根粗壮的牛皮绳带动着,仿佛一个蕾丝丝袜套子一般,套在了士兵的绳上,任由士兵的手指挑逗,而不住磨蹭刺激着少女的春径内壁。

  少女私处的层层粉色皱褶,被士兵用自己的手指带动着丝袜肆意抠挖,刺激着少女那敏感的私处神经,一股股畅快淋漓的电流不住的刺激着少女的脊髓和脑袋,仿佛全身上下都被士兵的挑逗而变得手脚无力,酥麻瘫软了一般。

  月神少女那原本勉力站起的身子,此时膝盖已是软弱无力,全靠着少女最后一丝意志——就算自己的身子沦为士兵折辱玷污自己的工具,她也绝不愿意双膝跪地,向这群士兵表示臣服!——才这样摇摇摆摆的支撑着身子。

  但少女的那张俏脸,此时已经涨起一片潮红,美眸虽说更为紧闭,但那张红唇已是忍不住张开,拼命的呼吸着。而急促的吐息声中,似乎还暗藏着······一丝丝妩媚淫荡的呻吟?

  没错!月神少女在这种玩弄之下已经快要高潮了!在这种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之下——自己的处女,难道就要献给区区一根绳子了么——少女也忍不住失声求饶,只为维护自己的最后一丝清白,「不要!求求你了,不要破了人家的处女·······」

  最后一丝抵抗力也随着这声如泣如诉的可怜求饶而消耗殆尽,月神少女在股绳和自己的丝质贴身物品的玩弄之下,于士兵们狂热的众目睽睽之下,从淫靡而湿润的春径之中,近乎失禁一般吐出一滩春水。这股潮吹和尿液滴滴答答的打在了少女的丝袜之上,让少女的裆部瞬间便是一片晶莹透明。

  湿润一片的丝袜和内裤再也没了阻挡的功能,少女的春水便是直接打在地上,哒哒响声,在地上汇聚成了小水潭。待到排干自己的尿液和潮吹之后,强大的月神少女也是终于力竭不支,双腿一软,身形沦陷,便是跪坐在地上。而自己的私处便是再次受到股绳的刺激,而又冒出些许春水,再次汇聚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打湿了自己的胯下丝袜。

  「没想到单单是插进你的小骚逼,你就浪成这个样子。要是破了你的处,不知道,你这位月神又会是怎样的一副浪态,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谭雅抬起月神少女的下颌。那张凛然高贵的俏脸,此时早已失却了气焰,连一丝高傲都荡然无存,明眸如秋水朦胧,香腮布满泪痕,红唇可怜兮兮的张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话语一般。

  最后,月神少女终于是近乎绝望一般,对着谭雅卑贱的求饶道,「求求你·······求求你命令他们······不要破了人家的处女······人家会乖乖听话······不会再反抗的······」「是么,那你得乖乖听话。月神少女,终究不过是我的一个手下败将,一个母狗而已,懂了么。」如此说着,谭雅伸出舌头,对着月神少女俏脸上的泪痕舔舐着,似乎品味着月神的味道一般,又似乎在宣示着,自己对于这位「月神母狗」的主权。

  「是的······人家明白了······」月神少女明白,自己这番臣服的宣言,已是宣告着自己从身体到心灵,彻底的沦为谭雅的玩物了,自己便是再也没有反抗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你就得好好听话,让我用绳子将你这副丰满的身子,捆得严严实实的,懂了么?」这番恐吓的话语,配上谭雅不时抚摸着少女那丰满的双乳,似乎暗示着:不听话,就狠狠的教训一下你的这对奶子。

  此时的月神少女对这个娇小的女恶魔已是十分畏惧,那双暗淡的明眸甚至不敢与谭雅对视,怕在她那虎狼般的目光下,自己那稚嫩的心灵瞬间便是化为齑粉。

  没错,眼前的女恶魔,恐怕就是使出全力,恐怕也会被她用各种奇怪的道具所打败,最后恶狠狠的命令自己跪拜在地,甚至做出舔鞋这样臣服的举动吧。如果自己稍有恐惧,恐怕便是会被她狠狠折磨,自己这具丰满的娇躯,恐怕会遍布伤痕,身上这件华美的纯白婚纱,更是被摧残得如同破布一般。

  「人家明白了。」月神少女语气黯然,既然失却所有的傲气。月神少女,已经沦为一个身穿奇怪服装,身材丰满的风骚少女罢了。

  「给我站起来。」谭雅冷冷命令道。

  「是······是的·······」,如此说着,月神少女颤颤巍巍的用双腿慢慢的撑起身子,只是,大腿的股内美肉还紧紧的夹紧绳子,这下意识般的反抗举动,让士兵们极为不爽——难道这个月神,还打算有所抗拒么?

  「你这骚婊子,给我张开大腿,把绳子松开。」如此一声喝令,在士兵那肃杀的语气下,凌厉无比,扬起的大手还没对少女的一对奶子挥下,月神少女已是吓得连连求饶,小脑袋下意识的扭过一边,害怕自己的俏脸迎上士兵的这一巴掌,「是,是·······人家这就张开大腿,求求你不要打我,好疼·······」

  士兵的本意不过是叫她稍稍松开双腿,但此时的月神少女对谭雅和士兵们畏若神明,哪里还敢有半分抗拒,双腿大幅度的岔开,膝盖弯曲,配合那主动下沉的肥臀,竟是直接摆出了M字开腿。这姿势看起来比妓女更要熟练。

  「人家的双腿已经分开成这样了·······你们满意了吗······」想到堂堂的月神少女不过是被自己恐吓一声,就吓得摆出比妓女还要淫贱的姿态,再配上那惊恐而瑟瑟发抖甚至扭曲的俏脸,那抽搐的秀美与红唇,似乎下一刻便要哭出声来,涎液从嘴角流出一般。

  而这番姿态,让士兵们大饱眼福,「看啊,这就是月神,笑死我了,看她这M字开腿多熟练啊。喂,你是不是经常摆出这个姿势,引诱那些贫民来干你啊。

  你身材这么骚,想必勾引的贫民早就排成一条街了吧,哈哈。」「人家······人家并没勾引过男人·······」,月神少女虽是沦为惊慌失措的小动物,但话语中却依旧维护着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

  「那好,我就让你好好勾引那些贫民,把她的腿给我捆住,等等游街示众,就让这月神少女,用这M字开腿的姿势走路。」如果真的让自己的这幅姿态暴露在那些贫民眼前,那么,自己积累下来的名声,恐怕便是轻易的毁于一旦吧。如此滑稽而淫荡的姿态,简直是主动暴露出自己的私处与翘臀,引诱那些贫民们主动在侵犯自己的骚逼和屁穴一般。只是事已至此,月神少女却是对贫民们仍抱有最后一丝幻想,「那些人民们会看的出·······人家是被强迫摆出这种······这种淫荡的姿势的·······」

  「是么,我倒是觉得那些人会当场脱下裤子,露出你朝思暮想的大鸡巴,对着你的身子满满的浇上精液。」如此说着,士兵便是将一根铁棍便是顶在了月神少女的脚踝上,随即锁紧,然后再用绳子,将月神少女的膝盖给牢牢捆住,丝毫不能曲张。

  这样一来,月神少女就只能保持着M字开腿的姿势,一前一后的扭动着自己的屁股,迈出自己高跟玉足,慢慢走路了。月神少女知道,恐怕用这种姿势走路,自己那穿着高跟鞋的玉足恐怕走路缓慢,甚至难以维持平衡,说不定在半路上就因为玉足的足尖酸疼,一个踉跄便是狼狈的摔在地上吧。

  到时候,月神少女不管如何扭动屁股挣扎,都难以站立,反倒是让围观的士兵和贫民们看到自己最为失态羞耻的一面。

  而拘束还没完成。士兵用两根绳子将少女的小腹平行的捆绑住。用力之狠,连月神少女的纤纤柳腰,看上去也瘦了几分。不过,这倒是更让丰乳肥臀的月神少女,身材更显玲珑。

  士兵拿着绳子,淫笑着对着月神少女,「乖哦,小妹妹,叔叔现在要用绳子好好给你扩大一下你这对奶子呢。」

  「用绳子来增大双乳么······人家这对胸部,可是神赐的宝物呢,怎么可能用绳子就·······」没错,月神少女颇为珍爱自己的双乳。她认为自己那对丰满的奶子极为神圣,其中那纯白而丰腴的奶水,能哺育喂养出健硕的孩子。

  「宝物?不试一下,怎么会知道呢。」士兵淫笑着,拉着绳子便是往月神少女的双乳上捆去。牛皮绳在少女的乳根上狠狠的勒了几圈,直把少女的乳肉都挤到前面去,才用绳子在少女的身后绕了几圈捆紧,对少女的另一边奶子也是如法炮制。

  待到这胸前的捆绑完成,士兵才问道,「如何啊,月神少女,你看看,你的这对『宝物』,是不是又大了不少啊,哈哈!」如此言语调戏着,士兵用手伸出五指,对着少女的丰满的乳肉便是狠狠一插而下,五根铁爪不顾少女感受,抓着乳肉便是肆意玩弄着,感受着指尖上传来的滑腻又带着纯白婚纱和蕾丝奶罩的磨砂触感,士兵爽的不能自己,「如何啊,够大了么。」而此时的月神少女只感受到自己的双乳一阵疼痛,似乎要被绳子狠狠勒断了一般。这大得夸张的双乳,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宝物」了。这对奶子大成这样,早就挣脱了蕾丝奶罩的拘束,从罩杯中弹跳开来,在自己的眼前晃晃悠悠,时不时被士兵用双手挤压着,美肉相互撞在一起,随即便是相互弹开,极为淫荡的弹弹跳跳着。

  月神少女委屈的低下自己的脑袋,似乎求饶般可怜兮兮的说道,「求求你了,把人家的胸部松开吧······这种淫荡的胸部,才产不出奶水来哺育人家的孩子呢。」

  「想要奶水啊,这还不简单。等等回到了基地,我们就好好用催乳剂和夹奶器,好好的给你榨榨乳如何啊。说不定,我还要用鸡巴狠狠的插进你的处女小穴,让你给我生个孩子。以后你就一边被催奶,一边给你孩子喂奶喝吧,月神少女。」这群士兵相顾而笑,还有人看到这么大的奶子后,忍不住扑上来,装作要吸奶的样子,对着那脱逃奶罩的乳头便是狠狠一口咬下,疼的月神少女连连惨叫,小脑袋无助的仰起,眼眶中流出不少泪水,「不要······饶了人家的胸部吧······现在人家才没有奶水·······」「想要你这对奶子平安,那就乖乖听话,跟着我们走到基地,说不定还能给你解开绳子。要不然,你就等着被催乳吧,看着你的这对『宝物』,到时候会被催乳弄成什么奇形怪状的模样吧。」

  「是的,人家知道了,人家会乖乖听话的。」此时沦为女奴母狗的月神少女,连自己最重视的奶子都保护不了,只能任由别人亵玩戏弄。而这位高贵的月神,却丝毫不敢反抗,只能唯唯诺诺的出卖自己的奶子。

  如此说着,士兵已经将股间绳子拉了出来,在小腹的绳子和胸部的绳子上狠狠的绕了几圈。这样,这位月神少女,便是被龟甲缚和M字开腿牢牢的束缚住了,身上的华美婚纱,早就被绳子分割成不成样子的邋遢布片,已无一丝纯圣高洁的模样。就连高贵的月神,此时也沦为普通的少女,丝毫没有神性。

  「如果那些围观的贫民们,不相信你这个骚婊子是月神,那该怎么办啊。」没错,这幅丑态百出,淫荡至极的模样,恐怕谁也不会将她与那位威风凛凛,神圣高洁的月神少女联系在一起吧。恐怕,贫民们会把她当成军方用来欺压人民的一种宣传手段罢了。

  「能穿着这种衣服,还拥有这种丰满的身材······这样的胸部和屁股之外,除了人家,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吧。」放在平时,这种话语倒像是月神少女在夸耀自己的身材,但此时却是在向士兵们卖弄风骚,希望这些恶魔能怜悯自己,少一丝折磨。

  「你这骚婊子说的也对啊,」士兵淫笑着,「要是那些贫民有什么疑问,你得给他们好好解答。那么,出发!开始带这个女犯——月神少女,游街示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