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学校的性教育課
学校的性教育課

学校的性教育課

夜里九点,大学校园,男生宿舍楼。

  “陈歌,去一楼101宿舍,把我的电脑给我抱上来!”

  隔壁宿舍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直接踹开了陈歌宿舍的门,丢下一块钱后,就翘着口袋回去了。

  “对了陈歌,顺便到楼下超市给我买瓶矿泉水!”

  那黄毛学生去而复返,这次扔下了三块钱,两块钱是买水的,另一块钱是陈歌的跑腿费。

  “我说黄毛,你们宿舍咋老让陈歌给你们跑腿,有这么欺负人的么?”

  陈歌宿舍的人看不下去了,冷着脸问道。

  “呵!陈歌你们宿舍的,你们自己还没数么?这货,给他钱屎都能吃!”

  黄毛讥讽的说完,笑着离开了。

  陈歌充耳不闻,只是涨红着脸。

  他弯腰从地上把几块钱捡了起来,心里暗道:

  这样,自己就赚了两块了,够买三个馒头跟一包咸菜的,就不用再忍饥挨饿了!

  “陈歌……你别去,你要没钱咱们兄弟借你,不用还!”

  社长忍不住同情的说。

  陈歌苦笑的摇摇头,“谢了社长……”

  言罢,他就转身走了出去。

  同宿舍的人,看着陈歌的背影,都是有些怜悯的摇摇头。

  其实,陈歌也不想给人跑腿,也想和别人一样,快快乐乐的在大学里生活。

  但是,能够在大学里继续念书就不错了。

  他是真的穷!

  虽然舍友们对他极好,但越是这样,他就越不想这样受他们接济,否则,再好的友谊早晚也会产生隔阂。

  除了这些舍友,陈歌几乎在大学一无所有了!

  “陈歌,听黄毛说你下去是吧?”

  这时候,隔壁宿舍里走出来一个衣着华丽的学生。

  他叫许东,是黄毛那个宿舍的舍长,家里是开厂子的,很有钱,人又长得高大帅气,是很多女学生偶像。

  只不过,他一向看不上陈歌,平时连正眼瞧陈歌都觉得丢人。

  陈歌不知道他喊自己什么事。

  陈歌点头,“嗯,下去!”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他从兜里掏出来一盒杜蕾斯,直接扔给了陈歌,

  “正好,我一个哥们今天要在东边小树林里办事,你把这盒东西给他送过去,诺,这是十块钱!”

  许东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平时不少约妹子出去。

  狐朋狗友也有很多。

  不过,陈歌也没多想,谁让自己是赚跑腿钱来着。

  就拿过来朝着楼下走去,只是,陈歌转身的时候,好像听到身后隐隐约约传来许东的笑声……

  陈歌下了楼,准备送完杜蕾斯回来的时候,再捎上黄毛的电脑跟矿泉水。

  校园外面的小树林,陈歌知道,那里可是出了名的风花雪夜之地,又叫做野战集中营。

  很快,陈歌就来到了许东说得地方。

  一眼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人正坐在树林的长廊上说说笑笑。

  而那个男的手更不老实,上下齐手,摸得那女孩娇喘连连。

  但是,当借着月光,陈歌看清楚男女面貌的时候。

  整个人全身一震!

  是杨雪!

  陈歌的眼睛一下就红了,手中拿着的杜蕾斯,猛地掉在了地上。

  杨雪,是陈歌前女友,两个人分手才三天,当然,是杨雪甩了陈歌。

  分手的时候,杨雪说她想要自己一个人安静安静,结果,才过了三天,她就被约来了这野战集中营!

  而陈歌的出现,显然两人也都注意了。

  神色各自精彩。

  杨雪将自己快到腰间的裙摆急忙往下扯了扯,将雪白的大腿给遮住。

  “陈歌……怎么是你?你你……你别误会,我跟陆阳在……”

  杨雪有些慌张道,她好歹还知道一丝廉耻,急忙低下了头。

  而一旁,那个叫陆阳的富二代松开杨雪,看了眼陈歌掉在地上的杜蕾斯,站起身哈哈大笑起来:

  “靠,这许东就是会玩啊,我让他给我送杜蕾斯,没想到他让你来送,刺激,真的是刺激啊!”

  陆阳也是一个富二代,陈歌知道他,是许东的狐朋狗友,家里开了好几家酒楼,平时上学都是开着宝马三系来。

  而听着陆阳的话,陈歌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原来,是许东故意耍自己的!

  甚至,杨雪跟自己分手,转而又跟他的哥们陆阳在一起,这里面……恐怕也少不了许东的身影!

  “雪雪,我知道你嫌我穷,但你也没有必要跟这种人在一起吧,你不知道他换了多少女朋友么?”

  陈歌怒吼。

  他很爱这个女孩,爱的死心塌地的。

  杨雪听到陈歌的训斥,也一下急了,“陈歌,你他妈你以为你谁啊就来教训我,我跟你分手了,我想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用你这个穷逼来管?”

  “阳哥可以给我买好看的化妆品面膜,给我买苹果手机名牌包包,你能么?”

  “而且……”杨雪也怒不可遏,看了看陈歌掉在地上的杜蕾斯,“你他妈故意来恶心我的吧!给我滚!”

  “啪!”

  说完,杨雪上去就给了陈歌一个嘴巴子!

  陆阳笑的更开心了,“哈哈,雪雪,别让他滚啊,让他在这看着,我亲自用他送过来的杜蕾斯让你快活!”

  杨雪羞红了脸,“阳哥,我见了这个穷逼,一点兴致也没了,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好好服侍你!”

  说完,她就挣脱了陆阳。

  陈歌不知道自己怎么从那片树林里走出来的,他的大脑完全空白了。

  钱,说到底,都是因为他陈歌没钱!

  “哈哈哈哈……”

  回到宿舍门口的时候,陈歌才被楼道里围满的同班同学嘲笑声给惊醒过来。

  富少许东在一旁捂着肚子,脸都快笑青了。

  很明显,许东把这件事告诉给了所有同班同学。

  “哈哈,陈歌,刚才送杜蕾斯的时候看到什么了?”

  黄毛笑着问。

  “靠,杨雪那个美人坯子,身材这么好,说不定去的时候,陆阳已经开始了啊!”

  许东狞笑着。

  陈歌攥着拳头红着眼,他真想杀了许东,跟许东同归于尽!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整我!!!”陈歌嘶声怒吼。

  许东大笑,“吆吆吆,快看,穷逼发怒了,我好怕啊!”

  “告诉你吧,你个穷逼,全班我最看不上的就是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杨雪这美人坯子跟你在一块,简直是浪费,不如让我兄弟玩几天……”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追了一年的杨雪,我兄弟陆阳加上微信,半个小时就撩上了,哈哈哈!”

  所有人都在笑,没人会在意他陈歌的尊严!

  “我给你们拼了!”

  陈歌冲着许东扑上去。

  结果换来的,是许东那些哥们的一通毒打!

  最后,陈歌是被舍友们给拉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陈歌用被子死死的把自己捂住,啜泣大哭。

  “为什么?他们都欺负我,践踏我的尊严!为什么!!!”

  “就因为我穷,在他们眼里,我连人都不算了么!!!”

  陈歌内心挣扎着,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跟杨雪曾经的一幕幕似乎还在眼前。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着哭着他就缩在被子睡着了。

  或许这样黑暗寂静的夜晚,他才是最安详的!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宿舍里已经没人了,陈歌知道,是舍长不想叫醒自己,昨晚的事,呆在宿舍比回教室强多了!

  只不过拿起手机来,陈歌却发现自己手机上来了很多短信跟未接来电。

  让陈歌惊奇的是,这些全都是国外的电话号码。

  还有一个给自己银行卡转账的短信!

  “【中国银行】19年……您尾号为107的账户余额为1000,0005.00元……”

  看着这一连串的数字,陈歌大脑嗡的一声,彻底懵了。

  一千万!

  谁给自己转来的一千万?

  陈歌忙不迭的打银行电话确认了一下,确认无误后,更是完全懵逼。

  就在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还是外国的电话号码。

  陈歌立马接听。

  “小歌,钱收到了没?我是你姐姐!”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爸妈不是还在外国劳务挣钱么?哪来这么多钱?”

  陈歌心都快到了嗓子眼。

  “咳咳,虽然按照咱爸的意思,还要在瞒你两年,但我得悉你在学校里老受欺负,所以姐打算提前跟你摊牌,咱们家有钱,而且咱们陈家产业横亘世界全球,非洲那地方知道么?这么说吧,非洲百分之八十的金矿,石油矿产,都是咱们家的!”

  “还不包括华夏跟海外的那些产业!”

  咕咚!

  陈歌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如果不是这一千万是实实在在的,打死陈歌也不信。

  他绝对以为自己的姐姐抽疯了!

  “我知道你不信,小歌,你就慢慢接受吧,当初姐也是被穷养,现在才慢慢熟悉富豪的生活,对了,一个快递今早应该到你们学校了,里面有姐姐送给你的一些东西,不用在乎钱。”

  “不知道华夏的物价现在怎么样,总之一千万你先花着,下个月姐再给你打!”

  挂了电话之后,陈歌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他从小的环境,就是一个,那就是穷!

  但现在……

  原来我是富二代???

  原来父母姐姐外出劳作,全都是骗自己的。

  接下来,陈歌又专门给父母打了电话,他们先是对姐姐提前告诉陈歌他是富二代的消息气愤,随后又是对陈歌道歉啥的。

  父亲还说就这么一个孙子,他当然得细心培养,总之父亲说了一大堆!

  直到最后陈歌从银行里取出来十万现金,还有姐姐给自己邮递过来的一些至尊级别购物金卡之后。

  陈歌才完全确信下来。

  这不是梦!

  陈歌心中百味陈杂:

  “呵,杨雪,如果你还没跟自己分手,说不定现在也能得到任何你想要的吧?”

  “还有许东陆阳,你俩仗着家中有钱,一群人围着你们转,几次欺辱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会怎么样?”

  陈歌苦笑着。

  而从银行出来再到校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了。

  这时,陈歌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舍长打来的。

  “舍长!”

  “老陈,你没事吧,怎么不在宿舍?”

  “奥,我出来逛逛!”

  “吓死我们几个了,对了,今天是马晓楠的生日,她联系不上你,特意让我问你去不去给她过生日,她说前几天跟你提过她生日的!”

  陈歌闻言,翻了翻未接来电,原来,很多未接之中,也包括马晓楠的。

  马晓楠是陈歌的同桌,人长得也很漂亮,跟陈歌关系极好。

  说起来,除了杨雪曾经的恋人关系,陈歌也就马晓楠唯一一个女性朋友。

  她的确跟自己说过她生日自己必须去,但那时候,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就没有表态。

  但现在……陈歌决定要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活着,要有自己的朋友圈子。

  为什么不去呢?

  “总得买点礼物吧?”

  挂了电话后,陈歌眼睛一瞥,周围的礼品店之中,唯有一家‘爱马仕’分店最吸引人的目光。

  这是一家世界闻名的奢侈品店,里面的东西昂贵,但是却吸引了很多校园富二代前来,主要是有面子!

  陈歌原本也没打算去,但是想到今天姐姐给自己邮寄而来的世界通用的全球至尊购物商卡。

  不由得心动。

  花钱舍不得,花购物卡,陈歌罪恶感要少了不少!

  当即,陈歌深吸了口气,朝着爱马仕豪楼里面走去。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里面的美女服务员气质极好,跟陈歌客气打着招呼。

  只不过,她看着陈歌的穿着,虽然表面上客气,但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

  进来见世面的她知道,但一身烂大街的衣服,也想进来见世面么?

  “我先随便看看……”陈歌说了一句,头一次来这种店,真不知道要买啥。

  而当下女服务员的态度便是有些冷漠起来,还白了屌丝模样的陈歌一眼。

  “阳哥,你能给我买个包包么?”

  就在这时,一道令陈歌熟悉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高挑,容貌俊美的女生挽着男生的胳膊出现在了店里。

  陈歌扭头一看,顿时脸色便是一变。

  不错,来人正是杨雪跟陆阳。

  “咦?是阳少啊,这是您女朋友么?真好看!”

  而陈歌身旁的女服务员,一看到陆阳,态度顿时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急忙笑着迎了上去。

  陆阳家里有钱,无论走到哪都是惹人注目的存在,当下对女服务员笑道:

  “张茹姐,这是我女朋友杨雪,带她来看看,买个包包!”

  杨雪俏脸闪过一抹红晕,果然是阳少,走到哪里都有面子。

  当下杨雪指着一款名牌包道,“阳少,我想要这款!”

  那款包被放在柜子里,显得很是奢华隆重。

  导购员张茹笑着说:“这款包是爱马仕200年历史庆典时开发的典藏版,全球只生产了两百套,如果要买,至少也得要36万左右呢!”

  “啊!”

  杨雪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而陆阳也是眼皮微微一跳,当下笑着说,“张茹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爱马仕纯手工制作,做工精良,前年刚问世,便拿下了世界奢侈品排行榜前十吧?”

  张茹略微有些惊讶,“阳少,看来你懂得很多啊!”

  陆阳摇摇头:“我只是对奢侈品喜欢研究,懂说不上。”说完看向杨雪:“亲爱的,你也真有眼光,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再换个别的吧,五六千的都可以!”

  要让陆阳36万买个包,杀了他算了!

  杨雪撇了撇嘴,“我们宿舍艳艳她老公还给她买了一个八千多的包包呢!”

  “好啦,等下个月我生活费多点的!”

  此刻,也有不少人听到刚才陆阳跟张茹的介绍,朝着这款奢侈品包包围了过来。

  都是一些年轻男女学生,对奢侈品十分向往。

  陆阳干脆做起了解说,跟张茹讨论起那些三万起步,甚至二三十万的铭牌奢侈品来。

  让人觉得学识也太丰富了!

  陈歌见导购员不理自己,当下就想走,碰到杨雪,他也不想多呆。

  这时候,一个有些年轻的导购员走了过来,对着陈歌鞠了一躬。

  “先生您好,请问……我……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她看起来像是一个新的导购员。

  有些胆怯。

  但这礼貌,让陈歌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奥,我想买件礼品送人来着!”陈歌回了一句。

  “先生,请问您有我们店的购物卡么?有购物卡的话,可以打折的?”

  陈歌算是她第一次客户,她也没有打脸陈歌的穿着,只是用培训的话跟陈歌交流。

  “奥,有,你看看这个是不是?”

  陈歌就把姐姐给的那张全球至尊购物卡拿了出来。

  就看到导购员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这这这……黑金卡?”

  她一脸的难以置信。一个普通学生,又不是有名的富豪,怎么可能有黑金卡?

  陈歌一怔:“什么叫黑金卡?”

  “就是至尊级的卡,里面的消费额可以透支到三千万,而且最低消费,是三十万起步!尊敬的先生!”

  陈歌更懵了,他知道姐姐现在很奢侈,没想到这么奢侈啊!

  “先生,我们这边店的配置,除了一款典藏版的包包,基本上其他的奢侈品,您是无法消费的!我去把那款典藏版的包包取出来给您看看!”

  服务员连连鞠躬,弄得陈歌不好意思走了。

  而那边,杨雪正一脸崇拜的看着陆阳介绍这些奢侈品。

  就看到一个小导购员,拿了钥匙过来取那件典藏版名包。

  导购员张茹皱眉道,“王小霏,你干什么?”

  王小霏捏捏诺诺道,“我把包拿出来给客户看看!”

  “这种东西是乱看的么?谁要看!?”

  张茹拧着眉头道。

  王小霏恭敬的看向陈歌,“是这位先生!”

  陆阳杨雪闻言也看去,只不过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怔住了……

  “哈哈哈!”

  陆阳看到是陈歌,直接大笑起来。

  如果可以,他就躺在地上笑了。

  “你说什么?这人要看这款典藏版包?”

  陆阳指着陈歌。

  好像碰到了天大的笑话。

  杨雪也是鄙夷的看向陈歌,当着这么多有身份的人的面,这个陈歌实在是太丢人了。

  导购员张茹的脸也拉了下来:“王小霏,我看你是晕了吧,这种人能买得起我们的包么?你开什么玩笑?”

  “不啊,他手里有黑金卡,是我们的至尊级客户!”

  “噗!”陆阳直接笑喷,“还至尊级客户,这就是我们学校出名的一穷逼而已!”

  杨雪更是冲着陈歌骂道:“陈歌,你要还知道丢人二字,就赶紧滚!”

  呵呵……

  陈歌听着几人的嘲讽,甚至连个导购员都鄙夷望着自己。

  当下,大觉可笑的同时,反而大步的朝着柜台前走来,将黑金卡往桌子上一拍。

  “今天就买这包了!”

  “陈歌,你装什么装啊?”杨雪鄙夷道。

  但是,导购员张茹看到陈歌掏出的那样的黑金卡之后,一下就怔住了。

  这种全球奢侈品店通用的至尊级购物卡只有世界上的大家族才可以拥有。

  毫无疑问,真正的拥有者是真正的土豪!

  而一旁的王小霏,已经拿来了读卡机。

  陈歌输入自己的生日密码,果然,显示刷卡成功。

  交易完成!

  “嗡!”

  全场的人全都震惊住了。

  “我去,三十六万的爱马仕啊!太土豪了吧!”

  “这人难道是隐形的富二代?”

  一众女生看向陈歌的目光,一下全是火热。

  陆阳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峰文学]回复数字“2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这穷逼,怎么这么有钱了?他感觉自己的脸一阵疼痛。

  刚才自己还在这里各种秀奢侈品的知识。现在来看,就跟小丑似的!

  脸上神情最精彩的莫过于此时的杨雪了。

  “你……你……陈歌,这卡你哪里弄来的?”

  三十六万的包啊,说买就买,而且陈歌还拥有奢侈品至尊级别全球购物卡,光是这种卡,就已经价值不菲了啊!!!

  如果这个包是买给自己的。

  那现在,岂不是集齐了所有人崇敬的目光。

  陈歌看了眼杨雪,他懒得回答。

  不过还是稍稍有些肉疼,心中暗道:姐姐太过分了,给个购物卡吧,居然是限额三十万!

  “尊贵的先生,我为您包起来!请您静心等候半个小时!”

  这是奢侈品,包装自然要特别精良。

  而陈歌看着一群男女学生全都朝着自己震惊的看着,十分不好意思。

  说了句不用了,就拿着包想直接走!

  “等一等!你给我站住!”

  脸色难看的陆阳这时候堵在了陈歌面前。

  “你有什么事?”陈歌冷声道。

  陆阳哼笑一声,指着陈歌手里的黑金卡:“我怀疑你这黑金卡是偷的,现在,盗取别人的密码可不是难事!”

  说完看向一旁的张茹:“张茹姐,我劝你还是联系一下你们的领导层,这种事一旦曝光出去,可是对店里的声誉造成很大的影响!”

  杨雪也回过神来:“是啊张茹姐,这种穷逼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包,还有这种至尊卡!”

  杨雪实在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张茹一听,好像真有些道理。

  当下,她看向陈歌道,“你先留在这里等一下,我们经理会马上过来!”

  说完还跟防贼似的,堵住了陈歌离开的去路!

  陈歌没想到自己买个包都能惹出这么多乱子来。

  看这架势,就算是想走自己也走不了。

  只能静待他们经理。

  很快,一个三十多岁,容貌典雅,气质极佳的制服女子走了过来。

  张茹立刻把怀疑陈歌是偷卡贼的事情跟经理说了。

  经理打量了陈歌一眼,而后露出了职业化的微笑:“先生,实在是抱歉,我们能不能检验一下您的这张卡?”

  她毕恭毕敬,不管是真是假,这位经理倒不是会用有色眼镜瞧人。

  陈歌很无奈,只能把黑金卡交给她。

  就看到女经理拿出来一个专门的读卡仪器。

  随后熟练的将卡放在里面。

  “先生您贵姓?能不能把身份证给一下。”

  女经理问道。

  “我叫陈歌,我姐姐叫陈晓!”

  虽然这些卡密码都是自己生日,但陈歌不确定是不是以姐姐的名义给办的,当下,把自己的身份证也一并给了她。

  “哼,这个穷逼,看他怎么栽!”陆阳在一旁冷笑,还掏出手机,随时准备报警。

  而女经理也很快检验完了。

  当下眼中闪过了一抹骇然之色,上面显示,陈歌的的确确就是黑金卡的持有人。

  是全球的至尊级会员。而出身,肯定是超级大家族。

  女经理的冷汗下来了,该死的张茹,居然害自己得罪了这样一位大佬!

  随后她拿过卡,走到陈歌面前,直接弯腰九十度。

  “尊敬的陈歌先生,请饶恕我们刚才的冒犯!这就是属于您自己的黑金卡!”

  “什么!!!”

  所有人都怔住了。

  张茹还摆着伸手拦着不让陈歌离开的姿势呢,当下万分尴尬:

  “经……经理,不会搞错了吧?这个人……真是黑卡持有者?”

  女经理猛地抬起头来,上去就打了张茹一个耳光:“还不把你的手放下!”

  张茹捂着脸退到了一旁。

  而陆阳跟杨雪此刻都是有些发懵。

  女经理知道她们两人应该跟陈歌认识,而且处处讥讽陈歌。

  心想倒不如给陈先生一个人情,消除他今天对我们爱马仕分店的不好印象!

  她走到陆阳跟杨雪面前:“请问两位,你们刚才诱导我们的导购员冒犯我们尊贵的客户,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阳瞠目道:“我只是让你们确定一下,是好心!”

  “好,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但现在,如果你俩不买东西的话,就请出去!!!”

  女经理最后四个字,几乎是厉声说出。

  直接下逐客令了!

  杨雪眼神示意陆阳,希望他能顶上场子去。

  可陆阳满头大汗,就算是现在狠狠心买个一万的包,在陈歌面前,连个屁也不是啊!

  他可是至尊级客户!

  “我们走!”

  陆阳脸已经被抽的很疼了,咬咬牙,而后拽着杨雪不甘的离开。

  张茹此刻也对着陈歌微微鞠躬,“陈先生,对不起!”

  她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明明是他的客户啊!

  陈歌对着视若罔闻,对着王小霏一笑道:“小姐姐,今天麻烦你了,不过不用包装了,我还有事,再见!”

  面对全场所有的女学生都用火热的目光看着自己,陈歌很不好意思的下了楼。

  这是他第一次用钱装逼。

  其实并不附和他的性格,挥霍奢侈,恐怕也只有姐姐能够做的出来。

  他陈歌,只希望自己能够做个不用对钱发愁的普通人罢了!

  出了店门,陈歌的电话就又响了,这次是马晓楠打来的。

  一接通就传来马晓楠焦急的声音:“陈歌,快来啊,我告诉你,我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反正你是我的铁哥们,我的生日,你必须得来!你宿舍的也都来了!”

  陈歌笑着点点头:“我马上就去了!”

  “对了对了,穿的好看点,今天我要介绍个小姐姐顺便给你认识下!”

  马晓楠又叮嘱了陈歌一句。

  陈歌无奈的应了声好,包不能就这样提着,陈歌干脆就到旁边超市,两毛钱买了一个红色的大塑料袋把包装了进去。

  急忙打车就朝着如意酒楼去了。

  此刻,如意酒楼的包厢内。

  马晓楠挂了电话,对坐在她身旁一个绝对算得上是女神级别的长发女生笑着道:

  “一帆,陈歌是我的好朋友,人挺好,学习也刻苦,待会来了,你们认识认识!”

  赵一帆还带着耳机,白兮兮的小腿翘着,一晃一晃的。

  很美貌清纯。

  “好吧!”

  赵一帆跟马晓楠是发小,也都在一个大学上学,不过并不是一个系的。

  今天马晓楠过生日,马晓楠就把赵一帆的宿舍舍友,还有陈歌的宿舍舍友全都喊来了。

  有点宿舍联谊的意思!

  同时马晓楠知道,近期,自己从高中到现在一直单身的绝对大女神赵一帆,决定要找一个男朋友了。

  赵一帆优雅的喝着果汁,就在这时候。

  包厢的门打开了……

  只不过门推开后,进来的人并不是陈歌。

  “许东!你来干什么?”

  马晓楠一看到许东,脸色一下就变了。

  虽然是同班同学,事前,马晓楠也曾喊过许东。

  但是今天一大早,马晓楠就知道了许东耍陈歌那件事,所以,马晓楠就把许东给骂了。

  没想到,这家伙脸皮竟然这么厚,还来了!

  “晓楠,你还生气呢啊?昨天我就跟那个陈歌开个玩笑而已,谁想到他真去送了!”

  许东乐呵呵的笑着。

  他的舍友也来了几个,他们还买着礼物。

  说起来,马晓楠家里其实也挺有钱的,也曾无数次想接济陈歌,但陈歌不愿意。

  而许东,就是马晓楠的高中同学。

  “晓楠,他说的陈歌,就是你要给我介绍的陈歌么?发生了什么?”

  赵一帆美眸微皱,淡淡问道。

  许东一看到赵一帆,顿时两只眼睛都要放光了,实际上,他早就想接触赵一帆,她可是学校播音主持系的系花。

  这次他厚着脸皮来给马晓楠道歉,说白了就是早就知道马晓楠的生日赵一帆会来。

  当下一听这话,许东立马道:“奥奥,一帆美女,陈歌是我们班的,挺穷的,昨天……哈哈哈!”

  一想起昨天陈歌给前女友送杜蕾斯助力打炮,许东都快要笑死了,当下把事情三言五语说了出来。

  “你给我闭嘴!”马晓楠直接暴怒,怒视着许东。

  而赵一帆跟她的美女舍友们的脸色,则是变得异样起来。

  居然还有这么穷,这么囧的人?

  陈歌的舍友也是脸色难看,许东,简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好好……我不说了!”

  许东大笑着说:“晓楠,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吧……”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轻轻敲了敲。

  随后门打开,这次,陈歌才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走了进来!

  “陈歌,你来了!”

  马晓楠立马笑嘻嘻的站起来。

  陈歌点了点头,他当然一眼就看到了冷笑看着自己的许东。

  如果是以前,自己碰到这个富二代会感到很卑微,但现在么……呵呵。

  他就是陈歌?

  赵一帆也抬眼朝着陈歌看来。

  赵一帆其实真想找一个男朋友了,这个人可能家里也不用太有钱,普通一点也无所谓,但是,要有颜值,要有吸引自己的特质。

  当下,她看陈歌模样虽然清秀一些,但是,身上的衣服从头到脚加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五十块钱。

  平凡至极!

  特别是想到刚才许东所说的陈歌事迹,顿时,对陈歌的印象已经到了最低谷。

  赵一帆的脸上满是失望。

  “陈歌,这是一帆,这是一帆的舍友,你们认识一下!”

  马晓楠笑着介绍。

  陈歌点点头,“我叫陈歌,以后多多关照,一帆同学!”

  陈歌礼貌的伸出手。

  而赵一帆,则是看都没看,侧过头喝了一杯果汁。

  陈歌的手悬在空中,不得不悻悻的收了回去。

  马晓楠知道自己这个闺蜜性格向来如此,看上眼的就多聊两句,看不上眼就惨了,连搭理都不搭理。

  陈歌对此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刚准备坐下。

  这时候,许东的目光挪到了陈歌手里的红色塑料袋上面。

  顿时冷笑:“吆,陈歌,晓楠生日,你这是买的什么礼物?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啊!”

  陈歌的舍长看不下去了:“许东,你没事老针对陈歌干什么?”

  许东哈哈大笑,讥讽别人,总是让他很有存在感。

  当下,他冷冷瞥了眼陈歌,将自己的礼物先拿了出来。

  恰好,也是一款黑色的名牌包包。

  “晓楠,这是我送你的,爱马仕!”

  许东这包一拿出来,顿时吸引了赵一帆跟她的一众美女舍友们。

  “爱马仕零思?这包市场价是8999吧?”

  那些美女们看向许东的眼色一下就变了。

  这人出手也太阔绰了。

  就连一向高冷的女神赵一帆,都是不由多看了一眼许东。

  “没有这么贵,我爸跟爱马仕的那个地区经理很熟,7999就拿下了,都是熟人!”

  许东笑着,很享受众人朝他看来的崇拜目光。

  马晓楠现在虽然很讨厌许东,但伸手不打笑脸人,还是接了过来。

  “爱马仕零思,是爱马仕最新推出的一块名包,在港澳台很畅销,那边的同款价格,怎么也得一万二左右!”

  赵一帆看了一眼,说道。

  许东眉毛一挑:“一帆美女,想不到你对奢侈品这么多研究啊?”

  赵一帆看着许东终于露出了一抹淡淡笑意:“以前我也想入手这一款的,只不过价格稍贵一些……”

  许东忙道:“一帆美女,等你过生日我送给你啊,八九千,这都小钱,再加上咱们校门口的那家爱马仕店,都熟人朋友!”

  赵一帆沉默不语,只是微微一笑。

  她以前并不认识马晓楠的高中同学许东,只是听说他是一个浪荡公子。

  没想到,为人如此豪爽大气。

  赵一帆不由对他印象好了不少。

  接下来,陈歌的舍长他们纷纷送上了礼物。

  自然不如许东的奢侈品名贵,但也三四百了。

  陈歌不知道怎么说,打算完事以后再把这爱马仕给马晓楠。

  而这时候,许东看向陈歌手里的大红塑料袋子,坏笑道:

  “我说陈歌,刚才就求你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礼物,现在倒是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啊,你看你拿的袋子,多么喜庆啊!”

  “许东,你给我闭嘴,陈歌他给我什么我都很开心!”

  马晓楠再次警告许东。

  不过马晓楠还是把目光有些希冀的朝着陈歌看来。

  陈歌有些后悔了。

  当时为了赶时间,就没等那半个小时,早知道就让导购员把这款包包给包好了。

  可谁知道,本来以为是简简单单的聚会,可许东这个王八蛋也来了!

  “晓楠,我给你买了一个包!”

  陈歌站起来,将自己的红色塑料袋子从上面扒下来。

  赵一帆的眉头紧紧皱着,而她的舍友也是面带鄙夷。

  这个人,实在是太屌丝!太掉价了!

  “哇!”

  只不过当陈歌拿出来以后,许东大叫了一声:

  “爱马仕,哈哈哈,陈歌送的居然也是爱马仕!奢侈品啊!”

  “陈歌!你快说说,这包从哪个摊上买的?挺贵吧?”

  许东此言,让的一众女生大笑。

  赵一帆更是微微摇头。

  她本来以为陈歌虽然穷,但人应该很老实,说实话,当一个普通朋友,陈歌还是有些资格的。

  但是现在,赵一帆心里已经十分看不起陈歌了。

  “这是爱马仕200年庆典的典藏版,全球只有200件,一件至少也得三十万以上!”

  赵一帆看了一眼,便认了出来。

  “网上有仿卖的,价格在150元左右。但就算是虚荣心再厉害的屌丝,也没人会买来拿上街,这种高端奢侈品,背出去就是丢人!”

  赵一帆也不客气,直视陈歌,眼前这人,让她感到作呕!

  马晓楠以为陈歌会给自己买一些小玩意,但没想到给自己买了这么个大赝品。

  但是,马晓楠还是很开心的说:“陈歌,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给我买的礼物,但你以后别花钱了,150多也挺贵了!”

  陈歌欲哭无泪,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峰文学]回复数字“2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真想说这是真的,但是看赵一帆还有她舍友看向自己的鄙夷目光。

  估计自己说出来也不信,还会让她们更加鄙视吧!

  赵一帆这时候看向马晓楠道:

  “晓楠,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么不靠谱的人的?”

  马晓楠看陈歌马上就下不来台,忙岔开话题道:

  “好啦好啦,今天我过生日,大家都是朋友,来来来,一块捧一杯嘛!”

  赵一帆和她的舍友们则是嫌弃的望着陈歌没有反应。

  许东他们在一旁冷笑。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峰文学]回复数字“2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陈歌看着马晓楠跟自己的舍友夹在中间挺尴尬的。

  便起身道:“晓楠,今天祝你生日快乐,不过我想起来我宿舍里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你们好好玩!”

  陈歌知道自己多余了。

  起身便离开。